1. <ol id="vqfzl"></ol><optgroup id="vqfzl"></optgroup><span id="vqfzl"><output id="vqfzl"></output></span>
    <span id="vqfzl"></span>
      <span id="vqfzl"></span>
    1. <track id="vqfzl"></track>
    2. 論文網首頁|會計論文|管理論文|計算機論文|醫藥學|經濟學論文|法學論文|社會學論文|文學論文|教育論文|理學論文|工學論文|藝術論文|哲學論文|文化論文|外語論文|論文格式
      中國論文網

      用戶注冊

      設為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論文網 >> 文學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 正文 會員中心
       漢語言文學論文   古代文學論文   新聞傳播論文   現代文學論文   文學評論   英美文學論文   文學藝術期刊
      《顏氏家訓》對唐代士族發展的影響
      摘要:《顏氏家訓》是中國首部家庭教育類專著,而該書的表現出的教育思想更對唐代士族的發展有深刻影響。這主要表現在它加強家族內部文化學術傳承的教育思想,適應了唐代選官制度從以門資為標準的九品中正制,向重視個人文化素質的科舉制的轉變,這種思想使得部分舊士族地位得到鞏固,而一些寒門庶族也憑此成為了新晉士族。
        關鍵詞:《顏氏家訓》;魏晉舊士族;唐代新晉士族
        
        中國歷史進入唐代后,九品中正制被廢除,科舉制興起,門第隔閡被打破了,真正有本事者,無論士庶,均可憑真才實學進士及第;有的舊高門大族失去了世襲封爵的路途后,則走向了衰敗。但士族在唐代并未消亡,甚至在當時的政治舞臺上仍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毛漢光《中古士族性質之演變》一文就指出,唐代官吏社會成分中小姓414人,占12.3%;寒素724人,占21.5%,而士族有2233人,占官吏總數的66.2%;故得出結論:“士族仍然占官吏的三分之二弱。唐代與魏晉南北朝之間的差別之一,是唐代已有若干比例的寒素入仕,入仕的寒素中,亦有能升至士族者,所以唐代的社會變動(social mobility),除了個人的上升變化之外,還包含著家族的升降。有的魏晉舊族萎縮或退出政治統治階層,有的寒素由小姓而士族。所以在唐代官吏百分之六十六點二的比例中,有一部分是唐代新進的士族,稱之為唐代新士族!
        魏晉舊族的萎縮、唐代士族政治地位的保持和“新士族”的異軍突起,實與當時部分士族重視文化傳承的家族內部教育有關。山東瑯玡顏氏就是典型的一例。該家族在唐代能出現像訓詁大師顏師古、書法家顏真卿和忠臣顏杲卿等文化名人,保持由顏含、顏延之、顏竣等奠定的高門大族地位,跟該家族生活在南北朝后期的著名學者顏之推的《顏氏家訓》不無干系。www.zhudianbang.com關于此點,前輩學者已有充分論述。作為中古士族的代表人物,顏之推又超越了對個體生命和個人家族的焦慮,轉而為對士族這一社會群體生活狀態的整體審視和深層思考。在中古家訓的代表著作《顏氏家訓》中,他或批判,或肯定,或鼓勵,明確指出權勢不可常保,文化卻可以承傳,這種重視學術文化家傳的教育思想在隋唐廢除九品中正制,采取科舉選士制度以后,對舊士族、原來的寒門庶族政治地位的保持或上升都有重要影響。
        
        一、對魏晉舊士族委頓表現的批判
        
        顏之推在《顏氏家訓》中對部分魏晉舊士魏晉舊士族族在南北朝的種種丑行劣跡有著極深刻的批判,認為這些舊族的道德水準和文化品格是群體性的全面下降。書中很多未具體指出姓名者如“北齊士大夫”、“梁朝貴游子弟”、“梁世士大夫”、“當今士大夫”、“梁初衣冠子孫”等實是指整個舊士族或可認為即是指魏晉門閥士族群體而言,而且之推對他們貪得無厭、慕求虛名、自作清高、道聽途說、迂腐迷信、不識時務、不事學業、敗名喪家等行為無一例外的持諷刺貶低態度,而全書沒有一句對此群體稱贊的語言,可見在作者眼中,舊士族群體正在無可避免的走向衰敗。在全書批判的131人中,士族占了113人,其中魏晉南北朝時期著名士族瑯玡王氏族中有6人,陳郡謝氏有4人,此二家族在東晉權勢無人可比,可是進入唐代之后,他們便漸漸淡出了歷史舞臺,陳郡謝氏后人極少還有彪炳之才,瑯玡王氏的政治地位也從第十三代開始下降。這都體現出顏之推對魏晉舊族失去文化優勢后必然走向衰落命運的先見。
        舊世族衰敗的原因,顏之推認為在于其子弟居于先世榮耀光環之下,只憑借家族先代功績蔭資生活,不重視學術文化知識的學習和傳承,不思進取,“或因家世余緒,得一階半級,便自以為足,全忘修學;及有兇吉大事,議論得失,蒙然張口,如坐云霧;公私宴集,談古賦詩,塞默低頭,欠伸而已。有識旁觀,代其入地!惫识チ耸孔蹇梢跃S持家聲的文化優勢,最終走向了衰敗。故他以這些事例為反面教材來教育后人,告訴他們要“務先王之道,紹家世之業”,這樣才能避免敗家之禍。之推之先見是被歷史事實所證明了的,許多士族也從《顏氏家訓》中汲取了有益經驗,注重對后代的教育,特別是重視家族內部文化學術的傳承,在唐代科舉考試中,這些士族的后人憑學識入仕,重新進入到重組后的官僚集團中。
        
        二、對魏晉舊士族優良家風、家學的肯定
        
        顏之推在書中對承先人余緒,憑借舊有家學家風活躍在當時政治舞臺上的正面例子也加以肯定。這些例子中人物的家族則又多是在隋唐通過科舉入仕,有很大影響力的士族;而也正是這些士族一以貫之的在中古時期重要的地位,才保持了整個士族群體在中國歷史上不容忽視的影響力。如書中論及河東裴氏家族中三人:“黃門侍郎裴之禮號善為士大夫,有如此輩,對賓杖之;其門生童仆,接于他人,折旋俯仰,辭色應對,與主無別也!别B成了良好家門風氣!芭嵴龇,問訊武帝,貶瘦枯槁,涕泗滂沱,武帝目送之曰:‘裴之禮不死也!北憩F出裴氏子弟對禮儀的注重和重孝的風操,可見其家教之縝密!芭嶙右坝惺栌H故屬饑寒不能自濟者,皆收養之;家素清貧,時逢水旱,二石米為薄粥,僅得遍焉,躬自同之,常無厭色!眲t贊揚了裴子野不僅正直善良,還注意對家族中人的體恤照顧。河東裴氏乃魏晉以來的世家大族,“魏晉之代,郁為盛門,八裴方于八王,聲振海內。三子尊為三祖,望高士族!钡教拼芭釣轱@姓,入唐尤盛。支分族離,各為大家”。據毛漢光《唐代大士族的進士第》統計,這個家族在唐代任宰相者有17人,權位極盛。
        又如所論蘭陵蕭氏有9人,蕭氏為南齊、梁宗室,家學家風優良。書中所論梁元帝生辰常設宴,但自母阮修容死后不再有飲樂之事;梁元帝好學,身患疥瘡仍手不釋卷;武烈世子蕭方等擅長繪畫等事均說明了這一點。他們在文學方面尤有突出成就和豐富的家學積累,書中對此大為稱頌:
        蘭陵蕭愨,梁室上黃侯之子,工于篇什。嘗有《秋詩》云:‘芙蓉露下落,楊柳月中疏!瘯r人未之賞也。吾愛其蕭散,宛然在目。穎川荀仲舉、瑯玡諸葛漢以為爾。
        蕭子云每嘆曰:‘吾著《齊書》,勒成一典,文章弘義,自謂可觀。

        蘭陵蕭氏中的“四蕭”是著名的皇族文學集團,在中國文學史上占有極重要的地位,而蕭氏在唐代位例宰相者有十人,且多為重文學的進士第進階。
        再如清河崔氏,書中論及二人:
        至鄴已來,唯見崔子約、崔瞻叔侄,李祖仁、李蔚兄弟,頗事言辭,少為切正。
        趙郡崔氏(多為清河門)任唐代宰相者有12人。趙郡李氏在書中出現的人物除上文言及之李祖仁、李蔚外,還有李構、李季節,之推所論均為對其孝悌和博學的稱贊;趙郡李氏在唐任宰相者有17人。弘農楊氏在唐亦為著名士族,中唐楊憑、楊凝、楊凌兄弟時稱“三楊”,“皆孝友,有文章”,“天下號文章家”,可見文學乃其家學。此家族在唐擔任宰相者有11人;《顏氏家訓》論及楊遵彥“齊文宣帝即位數年,便沉湎縱恣,略無綱紀;尚能委政尚書令楊遵彥,內外清謐,朝野宴如,各得其所,物無異議,終天保之朝。遵彥后為孝昭所戮,刑政于是衰矣!焙朕r楊氏有如此政治才干的淵源,能在唐仍居大士族之例自不足為奇。
        
        三、對唐代寒門庶族的鼓勵
        
        唐代寒門庶族晉為新貴士族的例子不少,史家已有明析。這些寒素之人,在以九品常流為選官制度的魏晉,限于門資,無入仕之途;但入隋唐后,隨科舉考試制度的逐步確定,他們有了進身之階。而庶族入仕的鑰匙在于知識文化的掌握,唐代科舉尤重明經與進士二科,明經須試儒學九經,要求應試者對儒家經典非常熟悉;進士考試涉及經史、文章、策論三方面,要想高中,都必須通過勤學。而《顏氏家訓》中《勉學》篇多次提到:
        
        何惜數年  若能常保數百卷書,千載終不為小人也。
        世人不問愚智,皆欲識人之多,見事之廣,而不肯讀書,是猶求飽而懶營饌欲暖而懶裁衣,夫讀書之人,自羲農已來,宇宙之下,凡識幾人,凡見幾事,生民之成敗好惡,固不足論,天地所不能藏,鬼神所不能隱也。
        諺曰:“積財千萬,不如薄伎在身”,仗之易習而可貴者,莫過讀書也。
        均乃是勸誡世人向學的箴言,而且其勸誡對象,不僅使士族中人,更擴大到一般“世人”,此對寒門子弟實是極大的勉勵。之推還認為人們應該讀的書乃是儒家經典:
        士大夫子弟,數歲以上,莫不被教,多者或至《禮》、《傳》,少者不失《詩》、《論》。
        自荒亂已來,諸見俘虜,雖百世小人,知讀《論語》、《孝經》者,尚為人師。
        《顏氏家訓》又是歷代家訓中唯一將文學作為傳家之一途寫入書中的,顯示出他對文學的重視,以及他認為文學亦應作為家學的一種傳教子弟以期籍以揚名的遠見卓識。而他提出的“文章當以理致為心腎,氣調為筋骨,事義為皮膚,華麗為冠冕”的文藝理論,對唐代進士科策文、雜文的衡量尺度和舉子應試寫作又具有指導意義!傲瘯r,文學之與士族僅僅是一種素質修養,而在唐代,文學則變成了士族謀求仕進的工具!币晕膶W作為進仕之階是魏晉舊士族保持門第聲譽的重要手段,更是無父祖蔭資的寒門庶族擺脫貧賤命運的首選途徑。所以閱讀《顏氏家訓》,對庶族子弟發奮勤學,撰寫應試策文有很大的幫助。
        《顏氏家訓》特別重視小學,《書證》篇舉注疏不當之例近五十條,《音辭》篇也例有許多注音不確的例子,世人可以從中得到許多教益;《雜藝》篇又言:“真草書跡,微須留意”,“算術亦是六藝要事”,而唐科舉考試“常貢舉之科有秀才,有明經,有進士,有明法,有書,有算!睍鴮W須墨試《說文》、《字林》,算學須“明數造術,詳明術理,然后為通!彪m此二科不如明經、進士那樣炙手可熱,以致“士族所趨向,唯明經、進士二科而已”,但是“書、算從九品下敘排”對寒素之人仍是擺脫貧寒命運走入官場的極好選擇,寒素在唐代通過科舉入仕,成為新進的士族,與《顏氏家訓》一書的教育亦不無干系。
        《顏氏家訓》一書廣泛的流傳在士人群中,儒家對其大肆宣傳,佛教徒也多征引該書,小學學者更多加稱賞,故此書的影響面極大,不只是顏氏后人,甚至不只是士族中人,當時寒門庶族和后世百姓俱“由遠及近,爭相矜式”,所以明代傅太平年少時,其父亦以此書為教材,“嘗援引為訓,俾知向方”, 王鉞《讀書叢殘》又稱該書為“篇篇藥石,言言龜鑒,凡為人子弟者,可家置一冊,奉為明訓,不獨顏氏!睆堣怠丁搭伿霞矣枴得骷尉讣咨旮堤娇瘫拘颉芬嗾J為:“乃若書之傳,以禔身,以范俗,為今代人文風化之助,則不獨顏氏一家之訓乎爾!彼,該書對唐代整個士族群體的發展都有一定的影響。
        
        注釋:
       、 毛漢光《中古士族之個案研究——瑯玡王氏》一文有細致分析,見毛漢光《中國中古社會史論》p403,上海世紀出版集團:上海書店出版社2002.12
        
        參考文獻:
        [1]王利器.顏氏家訓集解[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2] [后晉]劉昫.舊唐書[m].北京:中華書局1975. p3592.
        [3]毛漢光.中國中古社會史論[m].上海:上海世紀出版集團·上海書店出版社2002.
        [4] [清]紀昀等.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集部四·第1065冊《張燕公文集》[m].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86.
        [5]屈守元.常思春.韓昌黎文集校注[m].成都:四川大學出版社1996.
        [6] [唐]柳宗元.柳宗元集 [m].北京:中華書局1979.
        [7]李浩.唐代三大地域文學士族研究[m].北京:中華書局2002.
        [8] [唐]杜佑.通典·選舉三[m].北京:中華書局1984.
        [9] [宋]歐陽修.宋祁.新唐書[m].北京:中華書局1975.
        [10] [唐]李隆基撰大唐六典·尚書吏部[m].西安:三秦出版社1991.
    3. 上一篇文學論文:
    4. 下一篇文學論文:
    5.  作者:未知 [標簽: 顏氏家訓 唐代 士族 影響 ]
      姓 名: *
      E-mail:
      評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評論內容:
      發表評論請遵守中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歐陽修《顏跖》的生成背景及文學史價值
      關于北朝時期范陽盧氏家族作家及作品概況
      從詩史互證看《呂氏家塾讀詩記》的宗毛傾向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 論文發表

      Copyright 2006-2013 © 畢業論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免費論文網]  版權所有

      欲求不满人妻

      1. <ol id="vqfzl"></ol><optgroup id="vqfzl"></optgroup><span id="vqfzl"><output id="vqfzl"></output></span>
        <span id="vqfzl"></span>
          <span id="vqfzl"></span>
        1. <track id="vqfzl"></track>